杨受成涉嫌违法与生意频频出现困境,大难将至

英皇集团老板杨受成上周因涉及娱乐圈买奖案,被廉政公署拘捕,廉署至本周二深夜仍未正式落案起诉,杨受成试图收买美国大使馆人员获取签证出国,最终被发现。



过去廿年涉及多宗案件的杨受成,不断与执法部门交手,但警方多番出击都未能令杨受成入罪。不过,廉署上星期展开的“舞影行动”,直捣杨受成住所及其英皇集团大本营,大举拘捕集团内高层及艺人等,一连串行动令杨受成乱了阵脚,要急召正在放假的御用大律师清洪回港打救。



除因涉买奖案弄得麻烦缠身,这阵子的杨受成可谓大难临头,皆因旗下生意差不多频频触礁。其中英皇有三间上市公司,刚公布业绩全线见红亏十三亿。而他私人的赌场生意亦同样不顺,事缘自从“上海首富”周正毅在上海落网后,大陆“富豪”闻风丧胆,已鲜有到赌厅捧场。正四面楚歌的杨受成,更还要为两笔被走数的赌债填数达数千万元。

杨受成涉嫌违法与生意频频出现困境,大难将至

英皇上市公司



廉署上周三展开的“舞影行动”,早于半年前已作部署。调查工作最初由廉署执行处B队,即调查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偷步买车事件的调查队负责。两个多月前,调查行动升级,执行处A及Z两组队员也相继加入;而廉署属下的国际调查组,也负责到澳门廉政公署寻料。上星期,调查稍有眉目,廉署便部署大规模拘捕行动,特别派出首席调查主任吴炳国,和总调查主任黄国梁作现场指挥,二人属廉署元老级人马,曾参与调查七九年告东尼伤人案,及其后杨受成妨碍司法公正案。两名元老级人马领军上阵,顿时令所有调查人员士气高涨。



上星期三,廉署正式行动拉人。参与拘捕行动的调查员超过三百人,连车队也不够用,要预先向大昌行租入数十部私家车、七人车及二十四座小巴。早上八时左右,一队调查人员到杨受成位于浅水湾丽景道的“杨杨居”,把他带返湾仔英皇集团中心的办公室协助调查,另一队则前往杨受成的赌业场所搜查。



杨受成涉嫌违法与生意频频出现困境,大难将至

上周五凌晨,廉政公署40多名工作人员到英皇骏景酒店搜查




兵分多路高调拉人



各报馆及电子传媒在个多小时后已收到杨受成被捕消息,于是蜂拥至英皇集团总部守候。十一时许,廉署一行七架车的车队从停车场驶出,打头阵的一辆蓝色日产Cefiro载着杨受成,廉署的司机相当合作,稍停下来让记者拍摄。车队返回金钟廉署总部途中,一直被传媒追访,引来途人及其他司机张望,甚至向记者打听发生什么事情。



同一时间,调查员分头到将军澳电视广播公司,拘捕无线电视制作部助理总监何丽全;而英皇艺员总监霍纹希、环球唱片总裁陈少宝、歌手麦浚龙及其父——中建电讯主席麦绍棠,亦先后被廉署人员从家中带返总部,令位于金钟的廉署总部,热闹起来。



至上周六,廉署总共拘捕了二十八人。事件中杨受成最初涉嫌提供利益予电视台高层,以令旗下英皇娱乐歌手,在乐坛颁奖礼中获奖,但调查期间,廉署再发现有人涉嫌行贿两名东南亚国家的美国领事馆人员,以协助杨受成取得美国签证。杨受成在廉署逗留近三十八小时,代表他的资深大律师胡汉清及戴启思,曾向最高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,最后于上周四晚上九时许,杨受成获准以二十万元保释外出。



杨受成涉嫌违法与生意频频出现困境,大难将至

去年英皇娱乐庆祝三周年,当时参与庆祝的杨受成与吴雨在这次行动中被捕




强攻律师保护网



这次廉署总动员出击,目标之一的杨受成,以往廿多年屡惹官非,除八一年被控妨碍司法公正被判入狱九个月外,其余大多数案件,如涉嫌刑事恐吓及非法禁锢前雇员林义钧(失忆证人)、艺人梁思浩掌掴案及曾志伟遇袭案等,警方都无法令他入罪,这与英皇集团内一直有超过十名律师坐镇有关。



杨受成涉嫌违法与生意频频出现困境,大难将至

杨受成所涉官非不少



廉署要攻破杨受成的律师防御网,不得不拉长战线,故今次一次过拘捕二十多名涉案人士。这招似乎颇有效,由于太多英皇系职员、艺人被捕,英皇律师分身不暇,原本正乘邮轮在加勒比海度假、被称为英皇御用大状的清洪,也匆忙被召飞返香港急谋对策。



杨受成在上周四保释后,由保镖接返浅水湾的大宅,与太太陆小曼和儿子杨政龙吃晚饭,其间他不断接听手提电话,这顿饭他断断续续吃了约半点钟,其间显得心绪不宁。当天,他整晚留在家中休息,至上周五下午二时许,才离开住所外出。他乘坐一架装有窗帘的七人车,直驶到跑马地养和医院,沿途被传媒的车队跟踪,原来他要探望御用风水师陈伯,可惜这位杨受成深信不疑的“高人”,亦身患重病入住深切治疗部,未能替杨受成指点迷津,杨受成逗留片刻便离去。



杨受成涉嫌违法与生意频频出现困境,大难将至

杨受成上周四保释回家



警方长期查实



连“陈伯”这一线希望都变成泡影,杨受成真是头头碰着黑。



其实杨受成的公司已成为政府多个执法部门重点留意目标。早于“舞影行动”前一星期,商业罪案调查科一行三十人,踩上英皇集团,在二十三楼金融证券及投资部调查,带走多个证物箱,事件与英皇财务在九六至九七年间,是否涉及银行业条例的监管问题;商罪科的行动虽然未有拘捕任何人,但警方对英皇集团关注并未松懈。就如他旗下跑马地英皇骏景酒店,原本歌舞升平,附近不时泊有来寻欢作乐的客人的房车,近几个月,这一带却常见交通警巡逻,有时还长泊一辆巡逻车在附近。住在区内的街坊说:“这条街现在